我们如何控制自己的情感?

时间:2014-10-5 点击:312 发布:管理员

为我做些事,好吗?拿一张纸记录你能够回想起的一个小时之前的各种情感,对生活的抱怨担心,对一篇新课文脉冲式的快乐,脸红的怀旧或是对过去未来想法的热情。

如果你能够回想起一小时前的情感细节,我敢打赌这个清单会很长。我们的生活充满了情感。这些情感中,其中一些情感是完全适合处境的,我们享受它们——比如和一位朋友分享一个笑话,其他不适合处境或不适合你的目标的情感则需要管理——为了积极回应孩子的轶事而抑制对工作的担心。

长久时间以来,心理学家一直在研究人们怎么控制自己的情感,哪种控制情感的技巧会取得最大的成功。这项工作经常要求人们待在实验室里,我们通过情感绘画作品,视屏剪辑或是像演讲这样紧张的任务来激发他们的情感。然后我们检验与那些没有成功改变自己情感的人相比,那些成功地这样做测试的人是否幸福的(快乐,生活的满足)得分更高,心理健康不佳的(沮丧,焦虑)的得分更低。

这项工作很重要,而且揭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模式,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种实验可能过度简单化。尤其是我们需要考虑人们正在改变他们的情感的情境——他们在调节哪种类型的情感?他们更喜欢在日常生活中用什么技巧来调节情感?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与情境相关的因素的重要性,引导我和同是心理学家的菲尔·奥皮茨邀请了在这个领域里比较积极的研究人员参加精神生理协会的年度会议并分享他们最新的调查结果。

对于预期的痛苦,人们的反应

--------------------------------------------------------------------------------

作为四个报告中的第一个,利奥尼·科班,来自于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的认知和情感神经科学实验室,向我们展现了一些研究近况。她和神经科学家伟格研究了社会交往和学习对于疼痛感知的影响。在参与者的前臂会暴露于由低到中到高度的灼热刺激之下,让他们感受疼痛。无论这些灼热刺激是低,中还是高度的都会被屏幕上的信号预测到并且根据这些信号能让参与者知道多少疼痛他们可以承受。除此以外,他们还对另外一些人进行疼痛等级评定的测验。有趣的是,只有一些参与者明确的习得了这些信号中那些是预测低程度的哪些是预测即将高强度的灼热。然后他们评定在每一次接触中自己有怎样的疼痛。利奥尼还检测了这些人在经历疼痛时的出汗量,这提供了一个更加客观的方法衡量在接触式他们经历着什么程度的疼痛。

有趣的是,利奥尼发现,根据一开始看到的社会调查资料,这些人的疼痛描述和他们的身体对疼痛的反应(皮肤出汗)能够被这些人预期感觉要承受的痛苦的程度预测到。因此,你对于某件事情的痛苦预期可能会控制你怎么经历这个事件。预期显得至关重要。

强烈的情感往往难以被转变

--------------------------------------------------------------------------------

接下来,菲尔.奥皮茨提交了我们在塔夫斯大学的希瑟.厄里的情感,智力和行为实验室一起收集的数据,他分享了从四个不同的研究中整理出来的信息,参与者被展示情感图片并培训他们用特定的情绪调节策略,然后被告知只用这种策略来改变他们的情感。他们被告知的策略是认知重新评价,反思其中意义,解释一个情感事件来改变其情感的影响。(例如,你被解雇了你不喜欢的工作,告诉自己没关系,这反而是一次追求梦想的机会。)

在这四个研究结束之后,我们要求参与者讲述他们实际上采取什么措施来控制他们的情感,我们将这些描述编码成这些人使用的措施的类型和数量。例如,有人说“我通过深呼吸和思考我那晚要计划做什么而不是思考那幅画是什么”将会被编码成采用了两个措施——一个是他们的身体反应,另一个是分心。

菲尔提出的证据表明,在研究中对参与者使用高强度的图像(比如事故,受伤)更频繁地使用多重策略报告,并使用多重策略的人往往很难成功地改变自己的情感。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研究中对参与者使用低强度的图像(比如悲伤的人物,贫困)会让他们更少地使用多重策略,但是使用多重策略的参与者往往能够成功地改变他们的情绪。

我们认为这些结果的证据表明,情感的强度对理解策略的使用和情绪调节的成功之间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

假如改变不了情感,人们会选择转向别的地方

--------------------------------------------------------------------------------

塔夫斯大学的劳拉.威乔韦斯不仅仅是关注情感调节的成功,她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当人们努力调节情感但却失败时会发生什么?她设计了一个图片任务,参与者有机会结束情感状态——他们可以按一个按钮使令人痛苦的图片消失。她把这个比作当事情发展的过于紧张时选择结束当前的情感体验——比如结束一个令人沮丧的电话。然而有时候,当参与者按下按钮时,照片不会消失——他们试图改变情境但却失败了。重要的是,当他们试图改变情境但却失败时他们反而更可能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这是一个不被察觉的反应当照片没有如期的消失掉时。劳拉根据理论解释这个发现,当人们试图去改变他们的情感但却失败时,他们会通过转换到另一个策略来补偿。

当你改变不了环境,重塑想法可能会更好

--------------------------------------------------------------------------------

最后,富兰克林与马歇尔学院的艾利森·特洛伊提供了一种创新的方法来研究情境对情绪调节的影响,首先检验人们在实验室里如何使用认知评价,然后跟随他们走进他们的日常生活去验证实验室里的能力和处理真实的生活压力是否有联系。她通过分析实验的参与者关于遇到的各种类型的有压力的事情和他们如何在情感上对待这些事情的完整的日记来完成这个工作。

有趣的是,她发现这种关系的变化基于压力事件是否可控——对于参与者无法控制的事件,更好的评价能力预示着更低的情感反应。然而,对于参与者可以控制的事件,更好的评价能力却预示着更差的情感反应。为什么会这样呢?艾利森解释,当你在压力事件中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用一种更加乐观的心态去反思处境的性质是有利的。这证实了关于在评价能力的传统思想。然而,当不好的事情发生时,实际行动比起思考来说,是更有效的改善处境的方法。

重塑你的想法可能会得到改变,这会对你的情感有更好的影响。

[打印格式]
发表评论
昵称:
内容:
  (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